旅游索引

丁氏先祖发家传闻

日期:2016年3月10日 13:10

第一种传闻

黄县城的丁氏家族,祖籍山东省诸城县白马河藏马山丁家大村。据传说,明代初年,地方发生饥荒,丁氏先祖举家迁徙,路上灾民们争食草根树皮,甚至到了人相食的境地(即人死后将其肉食之)。丁公也饥饿病死,夫人黎氏携子二人继续讨饭北上。一日,天降倾盆大雨,三人为避雨躲进路边破庙里。这是,一个巨雷响过,破庙的山墙倒塌,露出一锭金灿灿的元宝,黎氏携二子当即跪下并言道:“苍天有眼,这是救我娘仨一命呀!”行至莱州,因生活所迫,黎氏为给儿子寻条生路,将长子送与莱州一户人家,携次子到了黄县。

来到黄县城之后,黎氏将年仅十余岁的儿子放在黄城一家杂货店门口,自己出去沿街乞讨。晚上,娘俩就露宿在杂货店的门楼下。一日,丁氏儿子在杂货店门前玩耍,店主见他虽少言寡语,长得却是虎头面相。不知是出于怜悯之心,还是出于好奇,店主随手拿起一枚铜钱扔了过去,铜钱滚至黎氏儿子脚下,他捡起来,不但没有揣到兜里,反而将铜钱送至柜台上。店主心想他大概嫌少,就又抓了一把铜钱扔过去,黎氏儿子见眼前撒了一地铜钱,便一枚一枚地捡起,仍送至柜台上。店主心中暗暗敬佩,感觉这孩子人穷志不短,小小年纪竟如此清高。当日晚饭过后,店主将黎氏娘俩唤至店中,言道:“你们娘俩如此生活,令人怜悯。我这两间店铺虽然不大,但愿意租一间给你,你开个小吃部,赚了钱就给我点房租,挣不着钱就先欠着。孩子嘛,就让他在我店中当个小伙计,跑个腿什么的。你看意下如何?”黎氏见店主一片诚心,又是好意,“扑通”一声跪了下来,连声道谢。从此,黎氏便开起了小吃部,卖小米稀饭、烧饼和咸菜,儿子便在杂货店中干起了跑堂(售货员)的。由于他个子矮,货架高,来了买货的还得踩在小板凳上拿货。就这样,娘俩被好心的杂货店主暂时安置了下来。

数年后,店主年迈,但他觉得黎氏儿子为人诚实,就安排他跑外程(采购员),外出往店中进货。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他进的货物经常滞销,库存积压越来越多。一日,他去城西龙口街上进货,正赶上连日刮大风,龙口港不开船。这时,有一个贩运棉花的南方老板在等船过程中得了急病,上吐下泻(估计是霍乱病),一两天即去世了。随行的伙计无奈,只好议定将棉花廉价处理,然后运送老板尸体回南方老家。本来一包棉花数十斤,又接近秋季,应卖高价钱,他们却几吊钱就卖。黎氏儿子觉得有钱可赚,就将棉花全部买下,足足装了一马车,运回黄城店中。掌柜的见运回一马车棉花,也不便说什么。棉花包也就暂时滞压库中。

又过了几年,杂货店店主因年事已高,有病卧床不起,就指示黎氏儿子不要再外出进货,将库存物资加快处理。于是,黎氏儿子就把库中商品分批搬出来销售,在廉价销售棉花时,因每包棉花重达数十斤,买者又是要么买二两棉花絮背心,要么买四两棉花絮棉袄,最多者也只是买六斤棉花絮被褥,几乎没有成包买的买主,黎氏儿子只好将棉花包拆开零售。令人意外的是在拆棉花包时,发现包内藏有大量金条。原来,死去的南方老板以贩卖棉花作幌子,实际上是干走私黄金的生意,将金条夹在棉花包中,掩人耳目,并对随身的伙计也保密。黎氏娘俩因此发了一笔数目相当可观的外财。娘俩将店主养老送终,扩大门面,诚信经营。其后裔又以开当铺为业,加之勤俭持家,理财有方,走上一条“儒、官、商”兴家立业之路,逐渐昌盛。传至清代乾隆年间十一世的丁元沂,家业发展成为山东首富,同时,他也成为“丁百万”的创始人。在这里,“丁百万”系拥有百万家产之意。故丁家也有每年除夕之夜供奉烧饼的习俗。

第二种传闻

明代初年,丁氏家族在诸城县就是名门望族,丁公在京城为官。告老还乡后,因宦官谗言,皇上下诏,要将丁氏家族满门抄斩。丁公得知信息后,连夜携家眷逃走。路上,丁公因颠簸劳累,饥饿病死。黎氏草草掩埋了丈夫,携子来到黄县。逃荒至黄城后,上无片瓦,下无立锥之地。黎氏用随身带的银两,租了一间房子与儿子开了个小吃部,以卖小米粥、烧饼为生。

数年后,江南一盗贼,偷了皇家一批珠宝,被官府抓住判为死囚,押入黄县大牢,准备秋后问斩。明清时期,囚犯必须由家人送饭,因其系江南人,无人送饭。丁家行善,一日三餐给盗贼送去小米稀饭、烧饼和咸菜。一日,盗贼边吃饭边告诉丁家送饭人,在城南五里桥下,有一包东西,请丁家拿回去作为他吃饭的报酬;并提出一个请求,待秋后问斩时,请丁家人到济南府给他收尸。丁家到五里桥下取回包裹,见是一批珍贵的珠宝。刑期至,丁家派人跟至济南,但济南府传话下来,此案重审,延宕无期。丁家人只好将囚犯姓名告知济南府监狱旁一杂货店,给店主一些银两,委托其代为收尸。丁家回黄县后,用盗贼的这些珠宝开起了当铺、钱庄,继而发了家。

第三种传闻

黎氏携儿子来到黄县城后,在黄城西关路北,开了个小吃部,以卖小米粥、烧饼为生。数年后,黎氏过世,其儿子儿媳承办经营小吃部。一日,两名官差押着一名江湖大盗,从昌邑送往登州府。当路过小吃部时,正值中午,三人便进了小店吃午饭。两口子见来了顾客,忙上前打招呼,丈夫口中言道:“官家请坐,吃点什么?”官差要了两碟菜一壶酒,对饮了起来。细心的小媳妇忙给人犯送上烧饼、咸菜,说道:“今个您是免费的,吃吧!如果这些不够,就说一声,请慢用。”人犯愣了一下,就不管三七二十一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。

吃罢午饭,人犯嚷着要小解,厕所在后院,官差忙去看了看,以防犯人跑掉,见院墙挺高,就放心让他去了。人犯来到后院,急忙附在店主耳上小声说:“感谢赐餐,我看你们两口心眼挺好,生活也不富裕。在黄县以西一个村庄的路北,有一片柳树林,柳树林边上有个坟。在坟和树之间的地下,埋了一包东西 ,你们去取回来用吧!别再干这么个遭罪的小买卖啦!”说完,与二位官差去黄县县衙换文,然后东去登州府。

到了晚上 ,夫妇二人议着白天发生的事情,丈夫认为是人犯瞎说;媳妇认为,管他瞎说不瞎说,明天你带上铁锹去看看,如果有就拿回来,没有就算了。第二天,丈夫果然带回一包东西,打开一看,是一包价值连城的珠宝。经过合计,夫妇二人决定用这些珠宝去官府打点,救出那个人犯。但苦于不知道犯人姓名。后来,还是夫人脑瓜快:黄县县衙曾给他们换过公文,可去那里打听。他们去县衙找到了人犯姓名,又急忙去了登州府。此时,盗贼已被登州府判为死囚,押在狱中死牢里,准备到了秋后问斩。经过小两口一个月的上下活动打点,取回的一包珠宝也全部用光。盗贼由死刑改判为无期刑,又由无期刑改为有期刑,最后变为短期刑。结果一年多点,登州府就把盗贼放了出来。盗贼心里很纳闷,本为死囚 ,怎么这么快就放了我呢?他家系西边潍坊人,返家途中,路过黄城。于是,他便又去小吃部寻找丁氏夫妇,一来想打听他出狱的究竟,二来想看看他们夫妇是不是做了大买卖。来到小店一看,店门依旧,顾客稀少,只是他们夫妇倒像苍老了许多。盗贼就问道:“我告诉你们去取的东西,没取回来?”丈夫说取回来了,全都用到登州府的官员们身上了,不然,你怎么能放出来呢?盗贼大吃一惊,连忙跪地叩谢。他在店中洗了澡,换上衣服,住了一夜,返回老家去。

时隔七日,盗贼又返回店中,手持一根小马鞭,言道:“丁掌柜的,我看你们还是不要开小吃部了,黄县西边的昌邑一带,棉花很便宜 ,你们把店铺的东西处理掉,换成资金去贩运棉花卖吧,准能发财!”丁氏夫妇讲,不行,路上不太平。盗贼急忙说:“不要紧,你们拿着这个小马鞭,路上赶牲口用,如果有人拦道刁难,你们就把这个小马鞭给他们看看,保准没事!”夫妇俩将信将疑地接过小马鞭,盗贼就返身离去了。夫妇俩变卖了浮财,购置了一头小毛驴,西去昌邑购买棉花。返回黄县的路上,一伙劫贼窜至路中央,大声吼道:“站住!要想过此路!留下买路钱!”吓得夫妇俩,头发根都竖了起来,脸也变了色,浑身发抖。还是夫人脑瓜来得快,提醒丈夫将小马鞭递了过去。劫贼一见小马鞭,慌忙跪下言道:“小的有眼无珠,有眼不识泰山!不知二位贵人大驾光临!还望高抬贵手,饶恕小的罪过!”这一来,夫妇俩倒给跪蒙了,不知如何是好。还没等夫妇俩说话,劫贼就将他们带到住处,以礼相待,用好酒好菜伺候,然后,派人护送他俩回到黄县。

自此,夫妇二人往返于昌邑,贩运棉花,畅通无阻。运棉花的小毛驴,也由原来的一头,发展为数十头。经年累月,丁氏夫妇也就发了家。

第四种传闻

明代初年,逃荒来到黄县的丁家,以卖豆腐脑为生。一日,县衙要处死一名盗贼。午时三刻,刀斧手押着死囚走出县衙沿街西去。出了西城门行至西阁外时,街两旁的店铺都纷纷关上了门。这时,囚犯因行刑前喝酒太多,嚷着要喝水。衙役们说:“你没看见都关门了吗?到哪儿找水喝?快走吧!”囚犯站在那儿,一动也不动,口中连声骂着:“他娘的 ,今儿个不给老子水喝,老子就不走啦!”正巧,年近七十的老丁,挑着豆腐脑担子从这儿路过。老丁放下肩上的担子,说道:“好汉,我这担子里,有从豆腐脑中控出来的水,你能喝不?”囚犯大声嚷着说:“行!行!行!什么都行!”老丁盛了一碗混着豆腐脑的水,递了过去。囚犯喝罢还要,老丁就又盛了一碗,递了过去。囚犯边喝边望着老丁,心想,这老头心眼挺好,家里肯定不富裕,不然,怎么会沿街叫卖豆腐脑呢?囚犯连喝数碗后,担子里只剩下纯豆腐脑了。囚犯还要喝,老丁说,担子中已无水可喝,再喝,只能喝纯豆腐脑了,于是,又让囚犯喝起了纯豆腐脑。这时,囚犯提出让衙役们离远点,有话要与老丁说。衙役们后退了几步,囚犯低声告诉老丁:“我已是要死的人了!在城南五里桥下,有一包东西,你拿回家去和家人安度晚年吧。你这豆腐脑担子,因我用过,不吉利,你把它扔了吧,从今往后就不要再卖豆腐脑了。”说罢,大踏步向西走去。

夜里,老丁去城西五里桥下,取回一包东西,打开一看,是一包珠宝。从此,丁家有了一笔数量可观的资金,开设当铺、钱庄,从而发迹。

第五种传闻

黎氏携儿子来到黄县城,无处安身,就打算租借城郊一户农家小院居住。房主说道:“此房是凶宅,夜里经常闹神闹鬼,无人敢住。你们如果不害怕,可进去居住,我不收房租。”黎氏听后,顺嘴说了句我不怕,就与儿子住了进去。晚上,睡到半夜子时,忽听屋内东南方向墙角,有“呼呼”的响声。黎氏就拿起裤子,朝东南方向墙角抡了过去,响声立刻停止。又过了一个时辰,东北方向墙角又有“轰隆、轰隆”的响声。黎氏就又拿起裤子,朝东北方向墙角抡了过去,响声又立刻停止。又过了一个时辰,西北方向墙角又有响声。黎氏又拿起裤子,朝西北方向墙角抡了过去,响声又立刻停止。又过了一个时辰,西南方向墙角又有响声。黎氏就又拿起裤子,朝西南方向墙角抡了过去,响声又立刻停止。四次响声过后,已是五更天。黎氏早晨起来,发现四个墙角分别躺着四尊佛像,每尊佛像的质地 ,分别为金、银、铜、锡。黎氏娘俩对外也没用声张,将佛像兑换成资金,买下此房,从此发迹。

第六种传闻

丁家来到黄县之后,在县城开了个小吃部,以卖小米粥、烧饼为生。由于勤俭持家,善于理财,日子逐渐红火。“传至孙旺,卜宅西关,产业定焉。”一日,有个讨饭人来到丁家门口,丁府主人见其可怜,就收留他做看门的。讨饭人白天恪尽职守,为主人照看门户。到了晚上,他却干起了盗墓的营生,整宿不归。数月后,因有人告发,讨饭人被官府捉拿,押入大牢。丁家闻讯后,立即到县衙打点说情将其救回。但讨饭人不思悔改,仍做盗墓贼,终又被捉,打入死牢。丁家无奈,只有送点好吃的给他,并嘱咐县衙少给点苦头吃。讨饭人见主人如此仁义,心中觉得十分对不住丁家。有一次,在丁家来探监时,他告诉丁家人,在城北一块墓地内的墓穴中,藏有他多年来偷盗的珠宝,请丁家拿回去,也算是对主人的回报。秋后,讨饭人被问斩,丁家却因此得了一笔价值连城的财产…

总之,传说中不排斥有离奇夸张之处,但不管何种传说,丁家的发迹都与财宝有密切关系。龙口市民间有句俗话“没有外财不发家”;与此同时,上述传说又符合人们的传奇心理,好心终归得到好报应。

所属类别: 趣闻轶事

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