丁氏故宅楹联漫话

日期:2007年8月29日 09:29

(来源:胶东在线)

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之一的丁氏故宅,座落在山东省龙口市(原黄县)城区,是明清两代延至民初山东首富“丁百万”的故居,一处宏大的四合院式古建筑群。它始建于清朝雍正年间,其后累年叠建,最多最盛时达3000多间,覆盖了半个黄县城。丁氏故宅以其壮阔的气势、清逸的神韵,闻名于世。解放后几经拆毁,现仅剩下城区西北角的243间房屋。

琳琅满目的抱柱漆金楹联,是丁氏故宅一道亮丽的风景。在现存的履素堂、爱福堂、保素堂、崇俭堂,不论屋内还是屋外,不论正厅、倒厅还是花厅,随处可见意艺双佳的楹联题刻(或阴刻,或阳刻),形似瓦状,紧贴立柱而挂,并涂着大漆金,光彩夺目。这些楹联大多为清代中后期达官贵人、社会名流、文人墨客所撰书。其来源大都是丁家人士在京城为官时所求得,或经商致富后重金购得。

治家•处世

丁氏故宅主人注重楹联的审美作用,更注重楹联的教化功能。即以体现治家、处世理念的楹联来垂训子孙后世,有些联语堪称丁氏家族的家训族规,起到了治家格言、处世箴言的作用。

丁氏家族的同乡,清代内阁学士、吏部尚书贾桢(1798-1874)深谙丁氏兴家之道,亲撰一副楹联挂在瑞芝堂正厅,现置于履素堂正厅。联云:

勤俭持家,能遵祖父诒训便为世业;

诗书宜兴,莫使子孙废读即是福基。

履素堂客厅,有清代进士、著名书法家汤志忠的题联:

古今来多少世家,无非积德;

天地间第一人品,还是读书。

这两副最具代表性的楹联,谈古论今,悟前启后,揭示了丁氏家族走向兴盛的根本所在。据《黄县志》记载,“丁氏大致先世以勤俭起家,继以经营商业,遂致富饶,其兴也尽由商业而至。”他们“以学入仕、以仕保商、以商养学”,如此良性循环使家族不断发展壮大。富甲一方的丁家,懂得积德为善,在当地铺路筑桥,修筑城圩,赈灾济民,县府屡次嘉奖“乐善好施”、“功在为民”匾额。同时,丁家也特别重视教育,自办私塾让子弟就读,后送往京城太学入读。丁氏家族入太学和国子监读书的子弟有241名。共考取进士7名、举人20名,贡生、庠生、廪生不胜枚举。这在清代是颇有名气的,光绪帝为此两次颁发圣旨表彰丁氏长辈教子有方。联语昭示人们:丁家是把勤俭、积德和读书作为家训告诫后人,尤其把读书视作“福基”和“第一人品”。汤志忠联见于清代金缨《格言联璧》。作者选书此联,表明他对丁氏家族以德治家、以教兴家的理念的赞赏。

入瑶林琼树中皆宝;

有谦德仁心者为祥。

此联由道光进士、清代语言学家、书法家翟云升(1776-1858)所书,丁佛言亦曾书之。联语见于《格言联璧》。“瑶林琼树”,即传说中仙界的玉花树,比喻人的品格高洁。“谦德仁心”,即谦逊之德和仁爱之心。丁氏主人以此联勉励家族成员注重修身养德。

爱福堂正厅有清代书法家慎毓林所书刘文定联语:

惜食惜衣,非为惜财当惜福;

求名求利,但须求己莫求人。

此联意为:珍惜衣食不为吝惜钱财,而是视作珍惜幸福;追求名利须靠自力更生,切莫求人施舍。联语启迪子孙后代要珍惜幸福,努力奋斗,不要等靠别人,反映了丁氏家族的治家、处世之道和幸福观。关于此联,清梁章钜曾在《楹联丛话》中谈及:“相传桂林陈文恭公自题其里第一联云:‘惜食惜衣,非为惜财缘惜福;求名求利,但须求己莫求人。’或云是武进刘文定公纶所撰。然余尝见梁山舟学士手书此对,又云是文衡山语也。”梁山舟即梁同书(1723-1815),文衡山即文征明(1470~1559)。

蕴理•抒情

丁氏故宅楹联内容丰富,字句清雅,艺术精美,耐人寻味。其中有不少蕴理深邃、寓意深刻的佳作,读之使人受益匪浅。

乾隆状元、诗人书画家石韫玉(1756-1837)联云:

精神到处文章老;

学问深时意气平。

此联意为:精神充实,文章方显老到;学问高深,意气方能平和。联语见解独到,哲理深邃,值得玩味。

清代著名书法家、文学家郑燮(1693-1765)联云:

操存正固称完璞;

陶铸含弘若浑金。

“操存”意为操守、志向。“陶铸”本指烧制瓦器和熔铸金属,这里比喻加强道德品质的修养。“完璞”是完整无缺的璞玉,“浑金”是未炼的金,这里喻指人品的完美纯朴。联语表现了作者对高尚人品的向往和追求。

清光绪状元、湖南学政曹鸿勋(1848-1910)所书联云:

到眼诗书皆雪亮;

束身名教自风流。

此联写读书和修身的益处,蕴涵哲理。“雪亮”与“风流”相对,尤妙。联语作者应是汤金钊(1772—1856),其联云:“到眼经书皆雪亮;束身名教自风流。”

丁氏故宅也有不少借景抒情,以情取胜之联作。道光举人,清代洋务派首领、书法家左宗棠(1812-1885)联云:

昼长梁燕从容语;

风定瓶花自在香。

联语追求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境界,表达了丁氏家族的闲情逸致和追求美好生活的愿望,令人抚掌叫绝。在全国目前惟一保存完好的省级府衙保定直隶总督府,也有“昼长梁燕从容语;风定观花自在香”一联,其书者为曾国藩。

乾隆进士,官至东阁大学士、吏部尚书等职,清楹联书法家刘墉(1719-1804)所书二副联云:

天机道莞闲中契;

范水模山静里商。

此联写投合天道、寄情山水的兴致,自然活脱,妙语天成,可谓怡情悦性之佳制。

鱼游墨沼苹风暖;

燕入书林杏雨浓。

此联写得飘洒有致,别致有趣。“鱼游墨沼”,“燕入书林”,颇有浪漫色彩,“墨沼”、“书林”、“苹风”、“杏雨”,颇具诗情画意。

扫地焚香得清福;

粗茶淡饭足平安。

赵之谦此联表达了崇尚简朴、知足常乐之意。

这些蕴理抒情的楹联作品,将丁家主人秉承谦逊仁爱、心境平和的处世美德,崇尚陶冶性情、高贵典雅的诗书礼仪,追求清逸闲适、恬淡高雅的生活情调,展现得淋漓尽致。

写真•用典

具有丰富文化内涵的丁氏故宅楹联,不乏直言写真之作。

清代书法家李桂馨题联:

门对朝阳,万里霞光来院宇;

窗迎曙色,一团紫气映图书。

但更多的楹联则善于运用典故。诸如:

左壁观图,右壁观史;

西涧种柳,东涧种松。

乾隆探花,清书法家、文学家王文治(1730-1802)所撰书的这副抱柱联,亦为苏州耦园载酒堂大厅所用。上联“观图”、“观史”,形容拥有很多图书。《新唐书•杨绾传》:“性沈靖,独处一室,左右图史,凝尘满席,澹如也。”“观图”、“观史”与“种柳”、“种松”相对,情趣无穷。

金石篆刻家冯登府(1783-1842)联云:

仲宣胸中,有书万卷;

长康家里,惟画一厨。

“仲宣”,指“建安七子”之一王粲(字仲宣)。在襄阳15年未被重用,郁郁不得志,一腔愤懑化为《登楼赋》这一千古绝唱。“长康”,指晋大画家顾恺之(字长康)。《太平广记》:“顾恺之曾经将一厨柜的画暂时寄放在恒玄家里,都是他最上品的画从未面世过的,并贴上封条。”

乾隆榜眼、清代进士王鸣盛(1722-1797)联云:

庭有余香,榭草郑兰窦桂树;

家无别况,唐诗晋字汉文章。

上联用了三个典故。“榭草”既指榭旁之草,又谐音“谢草”,相传永嘉谢灵运因梦见弟谢惠连,即得“池塘生春草”句,元好问称词句是“万古千秋五字新”,后遂以“谢池草”为怀念弟弟之典。明何景明《除夕和以道怀弟之作》:“相怜谢池草,明日又春华”,“谢池草”亦省作“谢草”,清张廷潞有诗“莱衣爱日春方永,谢草关情梦未安”。“郑兰”,春秋郑穆公其母梦见天使与之兰,怀孕而生穆公,故名之兰。郑穆公的去世,亦与兰花有关。郑穆公在位22年,穆公生病了,说兰花死了,我恐怕也要死了吧!我是靠着它出生的。于是“刈兰而卒”。后来兰姓即是穆公后裔以祖名为姓。“窦桂树”,五代时燕山的窦禹钧教子有方,大臣冯道赠诗曰:“燕山窦十郎,教子有义方,灵椿一枝老,丹桂五枝芳”。《三字经》也有句:“窦燕山,有义方,教五子,名俱扬。”下联“唐诗晋字汉文章”:唐代以诗著称,晋朝以书法而见长,汉代则以文章(汉赋)而闻名。下联是说:家中没有别人给予的赏赐,只有历代名人的诗文书画。关于“榭草郑兰窦桂树”的用典,也有人认为是指金陵名人谢荪绘的花草、江南名家郑板桥画的兰花、诸城才子窦光鼐绘的桂花树。这副让人一览难忘的经典厅堂联,通常写作:“室有余香,谢草郑兰窦桂树;家无长物,唐诗晋字汉文章。”

集句•摘句

在丁氏故宅30余副楹联中,集句与摘句联约占三分之一。其中集句联尤多,经笔者考证,至少有9副乃集句而成。

如良金美玉,无施不可;

非精墨佳笔,未尝辄书。

清书画篆刻家吴熙载(1799-1870)所书此联,见于梁同书集《旧唐书》句楹帖。上联集自《旧唐书•杨炯传》:“李峤、崔融、薛稷、宋之问之文,如良金美玉,无施不可。” “良金美玉”比喻文章十分完美,也比喻人道德品质极好。下联集自《旧唐书•裴行俭传》:“(裴)行俭尝谓人曰:‘褚遂良非精笔佳墨,未尝辄书,不择笔墨而妍捷者,唯余及虞世南耳。’”

清规雅裁,兼擅其美;

赏心乐事,所寄伊人。

这是光绪探花冯文蔚(1841-1896)集《梁书》句联,上下联分别见《梁书卷十五•列传第九》、《梁书卷五十•列传第四十四》。

微雨新晴,六合清朗;

杂花生树,群莺乱飞。

清书法篆刻家黄士陵(1849-1908)此联自西晋文学家潘岳《闲居赋》和南朝梁文学家丘迟《与陈伯之书》中撷句集成。“新晴”,刚放晴的天气。

为学日益,为道日损;

大勇若怯,大智若愚。

这副集句联的作者是清末政治家、民族英雄林则徐(1785-1850)。上下联分别集自《老子》第四十八章和苏轼《贺欧阳少师致仕启》。“学”、“道”,分别指礼乐之学、自然之道。老子把“为学”与“为道”看作是完全对立的。他说:“为学日益,为道日损,损之又损,以至于无为。”“日益”、“日损”,分别指情欲文饰,日以益多和日以消损。联语富有丰富的哲理和深刻的辩证法。

西山朝来,致有爽气;

太华夜碧,人闻清钟。

丁氏故宅此联由清代四大书法家之一,金石学家翁方纲(1773-1818)书写。上联集自南朝宋刘义庆《世说新语•简傲》,“爽气”,指明朗开豁的自然景象。下联集自唐代司空图《二十四诗品•高古》,意为:你伫立在碧玉似的华山之巅,倾听着悠悠的钟声。据我所知,石韫玉(1756-1837)题江苏吴县还元阁联,其联文与此完全一致。西山:即西洞庭山,在太湖中;太华:指西岳华山。

延华驻彩,怡神养性;

陈书缀卷,置酒弦琴。

这是清代莱阳“一家三进士”中王垿、王塾之父,翰林院编修王兰升的作品。梁•王筠《与东阳盛法师书》有句“且耳长真已过项,齿刚曾不先落,延华驻釆怡神辅性。”颜延之《陶征士诔》有句:“晨烟暮霭,春煦秋阴,陈书缀卷,置酒弦琴。”此联乃作者从上述句中集来。

岚阳云树伊川月;

灵运诗篇逸少书。

这是乾隆年间进士,著名书法家铁保(1752-1824)集唐人诗句联。上联见白居易《酬别周从事二首》:“嵩阳云树伊川月,已校归迟四五年。”下联见郑畋《酬隐珪舍人寄红烛》:“今来并得三般事,灵运诗篇逸少书。”“灵运诗篇”,晋宋之际的著名诗人谢灵运的诗歌。“逸少书”,东晋书法家王羲之(字逸少)的书法。

日有所思,经史如诏;

久于其道,金石为开。

这是嘉庆举人,清学者书法家包世臣(1775-1855)所书集《绎山碑》字联。据清人梁章钜、梁恭辰《楹联丛话全编》:“《绎山碑》原石已不可考,今所传本,乃五代郑文宝重刻。而典型具在,殊可临摹。近有集碑字为联云:‘追古思今。道在作者;登高望远,时复乐之。’‘为乐及时,令德无极;去古不远,直道在斯。’‘日有所思,经史如诏;久于其道,金石为开。’‘山泽高下理所著;金石刻作臣能为。’”此联告诫人们只要做到持之以恒,必定会获得好的成绩。

且与少年饮美酒;

更窥上古开奇书。

这是出自“扬州八怪”之一、清书法家金农(1687-1763)之手的一副集句抑或半集句联。上联为高适《邯郸少年行》中诗句,原句为“且与少年饮美酒,往来射猎西山头。”下联集自何处不详,也可能是作者自对。

还有两副联语平仄未拘,疑似集句,但尚未查到出处,录以备考:

事词不朽,丹黄仙篆;

亭石翔掩,江天岁华。

丹黄,旧时点校书籍,用朱笔书写,遇误字用雌黄涂抹,合称“丹黄”或“朱黄”。丹黄仙篆,可参见道教名词“丹简墨篆”。《云芨七签》卷七:“丹简者,乃朱漆之简,明火主阳也。墨篆者,以墨书文,明水主阴也。人学长生,遵之不死。故名丹简墨篆。”此联出自被誉为“书联圣手”的清诗人、书法家何绍基(1799-1873)之手。

抱德推恩,含气化物;

长生久视,美意延年。

道光举人、清书法家杨沂孙(1813-1881)此联,强调“抱德推恩”,祝福“美意延年”,也不同凡响。

下列几副联语,则为摘句联:

绿纷杨柳湘帘细;

红压樱桃斗帐低。

此联摘自元人张宪七律《良宵》,书者为道光进士、书法家陈介棋(1813-1884)。

阳春已归鸟语乐;

溪水不动鱼行迟。

此联乃从宋代王安石《太白岭》诗中摘句:“阳春已归鸟语乐,溪水不断鱼行迟。”易“不断”为“不动”。书者是清篆刻家、书法家赵之谦(1829-1884)。

客去茶香留舌本;

睡余书味在胸中。

清代金石篆刻家、书法家邓石如(1743-1805)所书此联,摘自宋代陆游《晚兴》诗:“客散茶甘留舌本,睡余书味在胸中”,只是将“客散茶甘”易作“客去茶香”。一说此为吴熙载集陆游句自题联。联语表现了书画家恬淡闲适的情怀。

综观丁氏故宅楹联,内容丰富多彩,书法、雕刻各领风骚,令人赏心悦目。这些联墨瑰宝为丁氏故宅增添了非凡的文化神韵,营造了浓郁的文化氛围。既是丁氏故宅装饰上的一大特色,又是其丰厚文化底蕴的体现。

作者:■ 贺宗仪

所属类别: 媒体关注

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