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我们

丁氏故宅文化

建筑底蕴

丁氏故宅的每个大院都是中轴对称向外扩展,给人以庄重、稳定、中和的感觉。设计完美,做工精美,气宇轩昂,主次分明。真的是匠心独运,让你感受到既宽敞博大,又曲径通幽。丁氏故宅的空间有畅通,有阻隔,既出人意料,变化无常,又中轴分明,讲求对称,大有“山重水复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”的意境。

丁氏故宅院落宽绰疏朗,四面房屋各自独立,彼此之间有更道连接,起居十分方便。四合院是封闭式的住宅,对外只有一个街门,关起门来自成天地,具有很强的私密性,非常适合独家居住。院内四面房子都向院落方向开门,一家人在里面和亲和美,其乐融融。由于院落宽敞,院内植树栽花,饲鸟养鱼,叠石造景,一片生机盎然恰似一幅幅山水画。丁氏家族主人不仅享有舒适的住房,还可分享大自然赐予的一片美好天地。影壁是丁氏故宅四合院大门内外的重要装饰壁面,绝大部分为砖料砌成,主要作用在于遮挡大门内外杂乱呆板的墙面和景物,美化大门的出入口,人们进出宅门时,迎面看到的首先是叠砌考究、雕饰精美的墙面和镶嵌在上面的吉辞颂语。

丁氏故宅的建筑就其本体属性而言,是融实用坚固与审美情趣为一体的。院中随处可见的建筑技术、装饰技艺、雕刻技巧鬼斧神工,超凡脱俗,别具一格。从屋檐、斗拱、照壁、吻兽到础石、神龛、石鼓、门窗,造型逼真,构思奇特,匠心独具。对间架结构及其布局,除用力学掌握支点、力点、重点外,在造型上还体现了主人的美学趣味、价值观念、精神感情等,使理想与现实、审美与实用、娱乐与教化、风水与礼制诸关系,在起居生活中得到确立和实现,多数庭院都是前后串连起来,通过前院到达后院,这是丁氏家族严格按照“长幼有序,内外有别”的思想意识的产物,由此可以看出封建社会的宗法、伦理和礼制的森严。家族中主要人物,或者应和外界隔绝的人物(未出嫁的姑娘),就往往生活在离外门很远的庭院里,这就形成一院又一院层层深入的空间组织。宋朝欧阳修《蝶恋花》词中有“庭院深深深几许?”的字句,古人曾以“侯门深似海”形容丁氏故宅,就形象地说明了丁氏故宅在布局上的重要特征。丁氏故宅确象一幅中国画长卷,必须一段段地逐渐展开看,不可能同时全部看到。走进丁氏故宅也只能从一个庭院走进另一个庭院。每通过一道门,进入另一庭院;由庭院的这一头走到那一头,一院院、一步步景色都在变换,给人以深切的感受。

丁氏故宅重于“天人合一”的空间意识,春秋时代的老子就提出了“人法地,地法天,天法道,道法自然”的观点。崇尚自然,丁氏先祖早就注意到了“天时、地利、人和”的协调统一。《周易·乾卦》:“大大人者,与天地合共德,与日月合共明,与四时合共序,与鬼神合共吉凶。先天而天弗违,后天而奉天时”。儒家崇尚“天人合一”,道家推崇“自然无为”。天也,自然也。丁氏故宅蕴藏了二者的文化内涵,充分体现了伦理观、审美观、价值观和自然观的深刻道理。

丁氏故宅淡于宗教的人本思想,考虑“人”在其中的感受,更重于“物”本身的自我表现。在审美上,偏于抒情,重在意境的创造,在建筑中寄托了丁氏家族主人理想主义的美,从宏观的规划到单体四合院建筑的风水,都可看到对理想主义的追求。以及建筑上以“吉祥如意”为主题的“福、禄、寿、喜”及诗画装饰等,充分体现了丁氏故宅是以“人”为中心,反映了丁氏家族主人对美好生活的憧憬。

丁氏故宅浓于忠孝的礼乐精神,其建筑传统文化历来是礼乐相辅,情理相依的。“礼”体现了一种规范,一种秩序,而“乐”却体现着一种审美,一种情趣。丁氏故宅建筑色彩作为人文色彩的一个分支,以其象征性、直观性为我们传达了一个信息。历经千秋万载,严格的礼制规范传承不衰。传统礼制一方面限制了大众审美情趣,另一方面也成为丁氏故宅建筑色彩独特的和谐统一风格。

丁氏故宅建筑虽然是为居住而建造,但还拥有着非居住的功能,它是中华民族建筑史上的瑰宝,是胶东民居建筑智慧的结晶,有着不可估量的历史价值、艺术价值和科学价值。它还是一处重要的人文遗产资源,是开发旅游事业的物质基础。它使我们强烈地感受到地方文化的底蕴,并充分地展现出龙口市雄厚的历史文化根基。

文化内涵

丁氏家族在清代中、前期的数十年间,从一无所有的贫民,发展到山东首富,继而维系了一个世纪之久,追溯族谱,丁氏家族先祖积德为善,理财有方,之后走上一条“儒—官—商”的兴家立业之路,才是其昌盛的根本。中国历代封建王朝推崇“万般皆下品,惟有读书高”。丁家更是把读书作为族规家训告诫后人。“古今来多少世家无非积德,天地间第一人品还是读书”,“勤俭持家能遵祖父诒训便为世业,诗书宜兴莫使子孙废读即是福基”。这些丁家楹联都反映了丁氏家族对读书的重视。随着自身经济的快速发展,丁氏家族把教子读书放在了突出位置,建有专门的供孩子学习的书房,并出资聘请饱学之士来这里执教。孩子们念书积累到一定程度后,丁家还花巨资将他们送到北京国子监或太学继续深造。丁氏家族教育为先的理念,最终使家族发生了质的变化,受过良好教育的丁门子弟,经商的形成儒商风范,而更多的子弟则走上了学儒致仕的道路。为此,光绪帝两次颁发圣旨表彰了丁氏长辈教子有方:“教育可兴家,更可兴国。”丁氏家族的发展史,生动地印证了这一规律。

丁氏家族在经商方面,非常注重商业道德和信誉。丁家当铺在收当时坚持不压价,不克扣当户,对过期的“死当”也分别以不同情况而适当照顾。因此,丁家当铺声誉好,发展快,并像滚雪球似的越办越大。丁家的其他产业,如银行、杂货铺等也被带动发展起来,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繁荣兴旺景象,并引起了清政府的重视,颁发给丁家的所有店铺“龙票”。有了皇帝颁发的“营业执照”,所有官吏、恶霸都不敢干扰店铺正常营业。再加之丁家历代都有不少人在朝中或地方为官,这对保护、促进丁家商业的发展壮大,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,这也是丁家“以仕保商”所取得的积极成果。

在历史大潮的涌动中,丁家培养出的人才,大多数经得住历史的检验,那些仍健在的丁家后裔在国内外依然发挥着积极的作用。丁氏家族十五世孙丁佛言,是清末民初著名社会活动家,古文字学家。他曾任中华民国临时政府议员,也曾是黎元洪大总统的秘书长,并参与起草了中国第一部宪法《中华民国临时约法》。他一生著述近百万言,被誉为“鲁之灵光”。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,丁氏家族中有100余人参加了革命,其中11人为了革命的成功献出了宝贵的生命。新中国成立后,一批丁氏后代成长为各条战线的栋梁之才,例如丁方明曾为山东省副省长,丁钊成为共和国的将军。丁氏子弟能够跟随时代的潮流前进,正说明了财富可以瞬间风流云散,而人才才是支撑家族的脊梁。